何以解忧唯有暴食 今天你Stress Eating了吗

2019-08-12 23:16:41 围观 : 90

  

何以解忧唯有暴食 今天你Stress Eating了吗

  

何以解忧唯有暴食 今天你Stress Eating了吗

  其实食堂的烤鸡,小吃bar的披萨和薯条,还有昨天的煎鱼和前天的水煮牛肉片,都只能达到“能吃,得活下去”的可口程度。

  我依赖着食物,默默的指望他们能带给我一些慰藉,可是每次吃完心里留下的却是无尽的懊悔和自我谴责,责怪着自己的不自律,责怪着自己的好吃懒做。而食物再次出现的时候,我又会义无反顾的选择它,吃掉它,就这样渐渐的陷入了一个循环的怪圈。

  打开电脑,我看了看桌面右上方置放的便签,数了数未完成的项目:还有一,二,三...一共五篇月末提交的大学文书需要开始写;三篇写好的被老师打回需要重新修改;明天有一个历史课的presentation要完成;后天有微积分的考试和预约好的大学的线上面试...

  修改完作文,刷完牙后差不多是凌晨一点。哎,刚才吃的那一大包薯片还在胃里没有消化吧,那么大一包的薯片这个卡路里肯定够我三天的摄入了。

  2.在家里存放健康的食物,如糖分低的水果,或者番茄,胡萝卜,西芹等。这些食物会给人带来饱腹感,即使吃太多也不会有很多热量。

  希望在复习final的你,在疯狂赶due的你,或是在等待申请结果的你,都不要通过过于极端的方式来宣泄来自家庭或者学业的压力。

  如果把这个人放在一间有巨大噪音的房间里,但是给一个按钮,这个按钮据说可以降低噪音音量,就算这个按钮没办法降低音量,这个人的压力也会小很多。

  第一个最健康也是最能给自己带来最大好处的就是运动啦,老生常谈的话题了。我每天都会去健身房运动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在这几十分钟里面什么也别想,在面前摆个剧边看边运动,又轻松又减肥多快落!

  我曾经有一度时间压力很大,睡觉也睡不好,经常半夜醒过来。在一天居然因为手机外壳不知道被自己丢哪里去了这种小事情忽然戳中,觉得自己什么也做不好,跑到好朋友面前哭了十分钟。

  推开食堂玻璃门的电光石火之间,“再过三天就是第一场final,要读的教材和资料堆积如山,做过的错题还没开始重刷一遍……” 这样想着,在跨进食堂的那一刹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

  我把目光从鸡肉身上移开,抬眼去看拿着食品夹的工作人员。今天负责夹鸡的小姐姐惊异地抬头看着我愣了一秒,然后一边说“Sure”一边飞快地低下头去夹另一块烤鸡,来掩盖刚才的尴尬。其实我本人倒没觉得有什么尴尬的,只在想,这个小姐姐是新来的吧,你看昨天前天那两个小姐姐面对看似弱小可怜(但能吃)的同学的加餐请求早都见怪不怪了。

  3. 心理警示。当想吃东西的时候,通过心里不断的警示和提醒让自己放下食物,立地成佛。如果有条件还可以设立简单的奖惩机制,记录自己抵御欲望的次数,当达到一个目标的时候奖励自己一顿好吃的。

  吃东西确实能在短时间内调动起副交感神经,让人感受快落。但是通过进食来缓解压力这一方法的副作用比正面作用更多。一旦不吃东西的时候,副交感神经所带来的舒适就会立即消失,只有通过持续不断的吃才能保持。

  所以在可以提前知道的情况下,尽量把自己不确定的事情一一确定一下就会好很多啦!

  到底是我们生活中的哪一个方面在向我们不断的施加压力?是对于课业的焦虑,对于和身边朋友家人的分歧的担心?或者是找工作找实习的苦恼?还是正在恋爱中对关系的迷茫?

  看着空空的黑色的薯片袋子,我回想起今天一整天吃过的东西。早餐的酸奶和三明治,上午加餐的一条饼干,中午的一碗饭和三个配菜,晚餐自己煮的拉面加蛋。从三餐看来似乎吃的量还算合适,可是每当我面对作业,想起大学和未完成的任务的时候,心里就莫名的想起食物来。即使我的肚子还一点不饿,心里也清楚自己不需要更多的摄入,可是不知为何总希望嘴巴能一直动着不要停下。

  1. 在家里少存放点心零食。通过这样的适量逼迫,让自己习惯在压力的时候不通过食物发泄,而是寻找其他的出口。

  如果在它每次电击之前给它铃声警示的话,它就会觉得:“啊,我知道有电击要来了。“心理上做好了准备,也就比那些害怕随时随地都会来电击的小老鼠好很多。

  第二个就是不太文明的方法了,但还是蛮有效的啦。捶墙骂人打架等一系列粗人做法竟然可以让我们快落起来你敢不敢信?!就像前面那只没有木棒啃的小老鼠,如果把它放到另一个比它更小的老鼠的房间里面,它暴揍这只更小的老鼠一会儿...它就没那么有压力了。

  和亲戚吃饭的时候,舅舅会笑话我;和朋友聚餐的时候他们也会调侃我 “怎么几天不见脸又大了呢?” 虽然听着总是不太舒服,可是我真的发现自己最近确实长胖了不少:一低头就可以他人就可以看见的双下巴, 躺下来却还隆起的小肚子,渐渐埋没眼睛的脸上的肉。

  一餐的结束要以冰激淋收场。吃得胃里发冷,依旧不知疲倦近乎机械地一勺接一勺……

  这种攻击性的转移对于降低我们压力的程度是很有效的。想象一下,你之前有没有做过网络喷子之类的事情,在网络上喷某个明星或者某个账号,就算只是无意义地骂了些脏话就比如说******也会让你现有的压力减轻那么一点。

  我坐起身准备去厨房冲一杯咖啡,准备好一会儿晚上与文书恶战的补给。冲好咖啡,突然看到餐桌上一大包黑色袋子,昨晚在便利店买笔时顺的一包大号烧烤味的乐事,便提着它回了房间。

  用白话的学术话来讲,就是在运动的时候大脑会分泌出厉害的东西,它告诉身体里的其他器官说:“快落起来鸭!”

  进了食堂,先排队拿主食。今天的主食是烤鸡和土豆泥,食堂默认的量是一次盛一块烤鸡。

  视线离开电脑屏幕,抬头看到桌子上方墙上挂着的日历,今天是星期天十二月二日,心里突然想起出ed结果的日期,居然只剩下两周了啊。想着桌面便签上密密麻麻的未完成事项,和一点底气都没有的ed申请,心里渐渐的被之前一直躲藏着不想释放不想外露的压力被填满,让我想起被水慢慢淹没的浴缸。

  找一张桌子放下两手的盘子,又一次起身。每一餐的饮料必不可少哇。我最喜欢的是学校的豆奶和杏仁奶,虽然曾经在国内一些进口超市买过同一品牌统一包装的,但那时并没有生出什么念念不忘的回响,也不知如今是怎么了,每一餐都要倒上一杯,否则就觉得这顿饭缺了点什么。

  上面的两个故事都是典型的压力性进食(stressed eating),指当人在压力下通过进食来暂时消除忧虑或者压力的行为。

  球球你们了,动起来吧,动起来让你们少点压力而不是天天对着电脑卡着写不出的essay还囤肉——清空一下大脑才能得到更多的灵感嘛,何乐而不为呢?

  举个惨兮兮的栗子,提前告诉你的考试总是比突如其来的课堂小考要心理上安慰得多...毕竟你可以提前做准备啊!(虽然也不一定会

  啊,果然还是经典的烧烤味最好吃。一边构思着写着作文,我的手很自然的伸进薯片口袋,再拿出一把把的薯片向嘴里投食,机械的动作一直重复着。文档里的字数渐渐增加,手向薯片袋子底部探却只摸到了隔着袋子的桌面。

  从前有只小老鼠,它因为每天接受实验室里轻微的电击很有压力。但是如果在电击的时候给它一个木棒啃,压力就会减轻不少,喝点水啊去轮子上跑什么的也都可以减轻压力。

  也总是与朋友打趣时互相自嘲说逃不过freshman fifteen,而后敛起脸上的笑意说该减肥了。却在每一次走进食堂开始被无形的大手按下了暴饮暴食的开关。每当吃完时发现眼前的餐盘层层叠叠垒起准备拿去送洗、依旧拿不下的时候,心头总会浮上浅薄的转瞬即逝的罪恶感。

  对于饮食的放纵是对自己身体的不负责,但是在饮食上过于自制生活也会缺少很多美食带来的满足和快乐。

  想着刚才不知不觉中消灭完的那一大包薯片,心里是无尽的懊悔。申请季以来,压力大了之后这种懊悔时常发生。

  暴饮暴食的危害固然很大,不过改变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开始约束自己并转移发泄口的同时也不需要太逼迫自己急于求成。

  再举个栗子,通常公司里的大boss都是最具有控制力的,因为他们可以叫下级想干啥就干啥,所以大boss压力还很小。而处在下面的小职员虽然没有那么大的控制力,但却可以控制自己的工作量,因为他每天知道自己应该做多少工作,所以小职员压力没那么小但至少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