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果自由这件事上古人可比我们惨多了

2019-08-13 03:18:25 围观 : 193

  

在水果自由这件事上古人可比我们惨多了

在水果自由这件事上古人可比我们惨多了

  针对这一现象,宋高宗明确规定了处罚办法:水果的赠送人和收受人都要受罚;按贪赃罪来量刑;允许人们越级诉讼。 如此美味的水果,人们根本等不及让它上市后才买来品尝,在它还未采摘前,很多慕名而来的人就已聚集起来等候在陈氏荔枝园外了。 虽然现代人实现“水果自由”不是难事,但对于古人来说,水果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享用的。即使是在市井经济繁荣的宋朝,人们要想实现“水果自由”也要面临重重难关。 宋神宗时,福建官方购买荔枝17万颗,一共花了十五万贯,平均下来大约一颗880余文。福建某沿海地区名为“皱玉”的荔枝,一颗就可以卖到100文。 前一阵荔枝的价格一度飙升到60元一斤,不少爱吃荔枝的人只能望着高高的价格,默默流下两眼泪。不过,回头看看宋代的荔枝,溯源君的内心多了一丝欣慰。 其实,“水果自由”的焦虑本不必有,若是荔枝吃不起,那就去市场转转,总有买的起的水果。马斯洛需求理论都是从低向高走的,低梯度需求还没满足,谁会去考虑高阶段的享受性需求? 宋仁宗知晓了这种情况,意识到此事的严重性,于是下诏禁止各地官员以贡为名来欺诈百姓。 能够得到的人就会觉得很幸运,也不敢计较得到的多少。而有些人,即使塞进去一些钱,也可能达不到陈氏的心理预期,因此什么都得不到。 在北宋中期,太湖流域产橘的山中,每100斤桔为一笼,按质量或者行情,每斤的价格在7-15文之间。 南宋时期,柑橘的价格曾更加便宜,有禅僧云:“今年柑子熟,一颗一文。”一文钱就可以买一颗柑橘,普通的百姓也能够接受。 “在诸路果实成熟的时期,各个州郡上贡各类果品花费巨大,还会有额外的索取,已经成为了一种风气。还有人假借供奉的名义夺取百姓的利益,使得百姓以有土产为苦,封闭园林”。 在这种情况下,水果供需不平衡,价格自然上涨。由此来看,今年水果价格上涨可能只是偶然现象,所以请大家放心。 在宋代,用水果作为礼物互相赠送成为了普遍现象,水果的价格大幅提高,皇帝一度将水果送礼行为定义为违法行为。 从今年年初开始,樱桃、荔枝、柑橘、葡萄、蜜瓜等水果纷纷涨价,大家纷纷慨叹: 宋代,水果品种众多,有京西路的李、柿、桃;京东路的枣;河东路的葡萄;闽中荔枝等等。 由此可见,南宋时期,果实馈赠之风已经严重阻碍了水果种植的发展,导致水果的流通价格过高。在水果价格扭曲的背景下,百姓想实现“水果自由”的难度可想而知。 据记载,在北宋都城开封一个普通家庭维持生活的最低费用约是每天20文,相对来说,每日几文钱的普通水果还是可以负担的。 但据专家分析,今年水果涨价的原因,是因为去年春天气温低,风力大,再加上有冰雹、霜冻等极端天气,何以解忧唯有暴食 今天你Stress Eating了吗,导致一些在春天开花秋天结果的水果减产,尤其是苹果和梨减产的幅度很大。 荔枝吃不起?没关系,一些普通水果的价格还是很亲民的,尤其是在大丰收的时候。